不需檀板

即使真有晃神,想亲吻的一霎。

他和他

*麻瓜世界观
*十分短小
*极度ooc


情人节的夜晚。虽然天上下着大雪,但是丝毫没有影响到节日气氛,甚至还在街边朦胧的路灯的烘托下,为这个节日增添了些浪漫的意味。

潘西的男朋友因为被工作上的事拖住,为了不耽误一会的约会,便让他们共同的朋友马尔福来接潘西。

马尔福把车停靠在路边,给潘西打了个电话,告诉她他到了。潘西在心里默默骂着她粗心的男朋友一边有点小心翼翼的说:“我还得一会,你能等我一下吗,我会尽快出来的!”马尔福说好,然后挂断电话,就坐在车里一言不发的看着窗外的飘雪。

他知道潘西为什么这么紧张,并不是因为让他等她一会儿而歉疚,而是因为潘西知道,这里是他和那个人初次相遇的地方。

潘西是怕他故地重游,触景生情。

但潘西不知道,他其实经常来故地重新游一游,触景生生情。

马尔福还记得那一天,也是这样,昏暗的路灯,没什么行人的街道,纷纷扬扬的下着雪。

那天马尔福也像今天这样,坐在开着暖气的车里等人。他等了半天,不见人来。

窗外的雪还没有要停的意思,反而越下越大。街道上已经落了厚厚一层,在昏黄的路灯下,闪着微弱的迷离的光。

马尔福趴在方向盘上无聊的望着窗外。

远处一家商店的门一开一关,一个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是这条街道上唯一的行人,顶着大雪,脚步匆匆。

不一会就走到了马尔福的能看清楚他的范围之内,他怀里抱着一摞书,一只胳膊上还挂着一个巨大的塑料袋,看起来也装了不少东西。

他拿的东西实在太多了,以至于他不得不走几步就要停下来调整一下哪些东西的位置,歇一口气。不一会,那人就已经累的气喘吁吁。

马尔福坐在车里打量着这个可怜的人。这是一个年轻男人,他身材高挑,穿着黑色的大衣,脖子上围了一条厚厚的围巾,他有一头胡乱翘起的黑头发,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圆眼睛,镜片上此刻沾着大片大片的雪花。

他离马尔福越来越近,马尔福看到那人正试图举起一只胳膊去擦掉镜片上的那些遮挡视线的雪花,因为必须要保证怀里那一大堆东西不掉下来,他的动作显得又别扭又可笑。

不出所料,下一秒,他怀里的东西就噼里啪啦的掉了一地,人也脚下一滑,跌坐在地上。
马尔福心里嘲笑着这个人的蠢样,盯着坐在地上的人。

那人正费力的想要站起来,但只是试探了一下就又跌坐在地上。看来是扭到脚了。他又重新试着站起来好几次,都没成功。无可奈何的坐在原地,把散落在地上的书整理好,然后从大衣口袋里掏出手机,马尔福看见手机屏幕发出的亮光在那人脸上闪了一下又马上熄灭。

他一脸绝望的把手机重新放回大衣口袋里,叹了口气。

他又试图站起来,也许是因为脚上的疼痛缓和了些,这一次,他成功的站了起来,但就在他准备把地上的东西捡起来的时候,一个重心不稳,又摔在了地上。这一次似乎比上一次摔得还狠,马尔福看着那人脸上痛苦的表情,雪还没停,那人的头顶肩头都覆盖着一层落雪。

马尔福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潘西发来短信告诉他,她突发急事,脱不开身。

皱了皱眉,在心里问候了一下潘西之后,马尔福推开车门,温暖瞬间被寒冷代替。
马尔福裹紧了大衣,走到还坐在地上揉着脚踝的那人身边。

“喂,你怎么样了?”

哈利抬头,一双清澈又明亮的绿眼睛对上马尔福,在那一刻,马尔福恍惚了一下。

“我脚扭了,走不了路了。”哈利无奈的笑笑。

“我送你去医院。”

“谢谢。”

马尔福扶起哈利,替他将肩头上的雪花拂去,把哈利塞进了副驾驶,又把哈利的东西扔进车里,然后他发动车子,驶向医院。

“哈利·波特”

马尔福听到之后楞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这是他的名字。

“德拉科·马尔福”

“今天真是谢谢你,要不然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不用客气,但是我倒是想知道波特先生在这么恶劣的天气里拿着那么多东西还不叫辆出租车的原因。”

“原因就是我家住在附近,如果没出意外的话我已经到家了”

马尔福冷哼了一声,没再说话。

马尔福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十分离谱的念头,他觉得今天发生的事好像潘西看的那些狗血电视剧中的烂俗桥段。

按照下一步发展 ,两个人应该就此相识,最后相爱。
而马尔福没想到的是,后来,他真的爱上了哈利波特。

马尔福明明记得他很平常的把哈利送到了医院,很平常的带他看完病,很平常的把他送回家。

最后怎么会成了朋友,马尔福实在找不出这段记忆。

他只记得在一个阴沉沉的午后,他们坐在一起喝酒。

喝着喝着,马尔福突然就控制不住自己了。

他吻了哈利,然后看着那双充满震惊的绿眸,他表白了。

可是哈利在他想拥抱他的时候,推开了他,支支吾吾的对他说“德拉科对不起…可是我…我…我不…”

哈利没说完,就落荒而逃。

我不喜欢你。或者,我不喜欢男人?马尔福不知道哈利要说的是哪一句。

窗外雷声大作,大雨突然倾盆而下。噼里啪啦的砸在窗户上。

马尔福僵坐在原地,过了一会儿,他放下手里的酒杯,拿起酒瓶,一饮而尽。

他从来没让自己这样醉过。

过了几天,他收到哈利的短信,只有短短一句话:“德拉科,我走了,祝你幸福。”

哈利要去哪?马尔福不知道,他后来装作若无其事的给哈利发过短信,但是却没有回信。

马尔福没有再联系过哈利,他有时候会开车到他们初次相遇的地方坐上半天,但是他没再遇到过哈利,

哈利离开三年了。马尔福一直想着他,潘西劝他放下,他答应着,努力的遗忘着,但那双绿眼睛却时不时的到他脑海里晃一晃。

那么,想就想吧,念念不忘就念念不忘,反正他是放弃抵抗了。

不是说时间会冲淡一切吗,那就顺其自然吧。

反正他们不会再相见了。

这世上有那么多人求而不得,多他马尔福一个也不多。

马尔福从回忆里回过神。

潘西还没出现,车里的暖气让人昏昏欲睡。马尔福准备下车透透气。

他走下车,忽然看见一个人迎面走来,那人手里拎着超市的购物袋,一边走一边看手机,似乎在给什么人发消息。

他发完短信,抬起头,看见对面的马尔福,手里的东西哗啦啦掉了一地。

时隔三年,恍如隔世。

马尔福在三年后得到了一个拥抱。

路灯下,两个人依偎着,在雪地上投下一道长长的身影。

马尔福听见拥抱着他的人轻声说着。

“德拉科,我很想你。”

潘西看着车里拥吻的身影,十分良心的在漫天雪花里站了十分钟。